首頁 要聞 圖片 財經 旅游 社會 理論 教育 文藝 健康 視頻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聞熱線:0936-8860235


暑假黃金檔 課外培訓都有哪些“坑”?
發布日期:2019年07月17日   來源:人民法院報  編輯:王曉萍

臨近暑假,中小學培訓機構迎來“黃金檔”,中小學生教育培訓市場日漸紅火,各類培訓機構如“雨后春筍”般不斷興起。與此同時,因教育培訓引發的糾紛也呈上升態勢。重慶法院法官認真梳理了涉教育培訓類案例,以案說法提醒大家:培訓機構的那些“坑”,千萬別踩!

不按約定安排課程,培訓機構被判返還培訓費

謝某、張某在重慶市九龍坡區某美術培訓學校參加藝考美術基礎培訓,簽訂《聯考協議班合同》,約定培訓期限自簽訂合同之日至協議院校專業考試結束,教學方案經雙方認可,不得隨意更改,培訓機構保證二人分數超過重慶市美術聯考本科最低調檔線,每人一次性繳納培訓費。

后該培訓機構僅安排了5次培訓,授課老師也并非招生宣傳時許諾的來自四川美術學院的老師,或是培訓機構總部派遣的老師,而是重慶某學校的實習生。之后,該培訓機構因內部管理問題,以未收到培訓費為由,終止了培訓,并再未作出任何安排,由此引發糾紛。

九龍坡區人民法院一審認定,該培訓機構課時安排不足的行為系遲延履行合同主要債務,構成根本違約。判決解除培訓合同,并退賠每人剩余課時的學費。

【法官說法】

九龍坡區法院法官葉倩青認為,此案審理的關鍵在于被告是否按照培訓合同約定提供了足量的培訓課程?如果沒有,是否足以影響合同實現最終目的?雖然被告在庭審過程中表示因公司內部整頓,未再繼續為原告安排課程,但內部管理問題不影響其構成違約。此案中,原告提供的證據和證人證言均顯示,被告為原告安排5次課程后再未上課,該證人辭職后已經就該批次學員的情況進行了交接,機構仍然未進行合理安排。被告雖然表明自己愿意繼續履行合同,也認為自己積極履行了培訓義務,但沒有提供證據予以證明。因此,認定被告一方遲延履行了合同主要債務,是根本違約,因藝考時間已過,合同目的無法實現,故依法判決解除雙方合同。

培訓機構虛假宣傳,家長起訴要求退費獲支持

馬某、李某、王某、楊某等4名家長為子女報名參加了課外培訓機構,并分別與該機構簽訂合同,約定機構為4人的子女提供升學培訓,并保證4個孩子能進入重慶幾所知名的中學學習。

合同簽訂后,4名家長分別向機構繳納了9.5萬元至17.8萬元不等的費用,但4人的子女均未能進入指定名校就讀。后4名家長和機構就退款問題簽訂協議書,約定機構向4名家長分八期退還“特殊費用”及剩余培訓費,后機構在退回首期款項后,再未退款,由此引發糾紛。

九龍坡區法院一審認為,原、被告之間就退款達成的協議書系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內容不違反相關法律法規的禁止性規定,合法有效,理應遵守。協議書簽訂后,被告僅按約退還了第一期款項后就再未退款,該行為已構成違約,應承擔違約責任,判決被告退還4名原告擇校費及培訓費4.7至8.8萬元不等,并支付相應違約金。

【法官說法】

九龍坡區法院法官程芳穎認為,此案的關鍵點在于退款協議的效力。在先前約定的培訓合同中,被告已作出了“不上名校即退款”的承諾,該退款協議可以說該培訓合同的延續,體現了雙方真實意思表示,且不違反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根據退款協議,被告向原告分期退款,如果在任意一期出現不還款或不能完全還款,原告可要求一次性退還全部剩余款項,法院據此作出了判決。

法官提醒,目前不少校外培訓機構不同程度地存在夸大宣傳的問題,家長在選擇培訓機構時,不應僅僅聽信其對外宣傳,應當盡可能多渠道了解其辦學口碑,謹慎考慮。同時,學生應通過正規渠道升學,一旦聽信培訓機構虛假宣傳,選擇非正規渠道,最終將錯失升學的機會,損害的是學生和家長自己的利益。

孩子意外墜亡,培訓中心被判賠20多萬

鄭先生帶17歲的女兒小晴在重慶某藝術培訓中心報名參加美術高考培訓課程,在接近半年的培訓時間里,培訓中心對學生進行吃、住、學一體的半封閉式管理。

一日,培訓中心下午放學后,除小晴和同學小穎外,老師和其他同學都離開了畫室。小穎看見小晴邊看手機邊走向窗邊,后聽見她踏上窗邊矮桌的聲音,扭頭看過去時卻并沒看見小晴,跑到窗前也沒看見,小穎趕緊沖出畫室呼叫尚未走遠的老師。后受傷的小晴在畫室窗外的一樓被發現,送醫院經搶救無效死亡。為此,小晴的父母將該培訓中心的3名經營者查某、陳某等起訴到了重慶市沙坪壩區人民法院,請求判令該3名經營者賠償相關損失。

沙坪壩法院審理后認為,小晴已年滿17歲,自身采取危險行為是發生墜樓事故的主要原因,培訓中心安全教育、管理的疏漏是次要原因,故小晴墜樓死亡造成的損失,培訓中心應承擔30%的賠償責任。由于培訓中心未在教育、工商等管理部門注冊登記,其應承擔的責任應由經營者3被告承擔,且3人應相互承擔連帶責任。最終,法院判決三被告賠償包括醫療費在內各項損失20余萬元。

【法官說法】

九龍坡區法院法官劉原認為,根據法律規定,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在學校或者其他教育機構學習、生活期間受到人身損害,學校或者其他教育機構未盡到教育、管理職責的,應當承擔責任。美術培訓應屬教育范疇,培訓機構未取得開辦資格而進行招生培訓,學員在培訓期間發生安全事故的,應按照雙方對安全管理的約定確定責任,約定不明的,可參照法律關于教育機構的職責規定確定責任。此案中,該培訓中心作為經營學生美術培訓的機構,應當對學生盡到安全教育、管理的義務,但是卻存在疏漏,最終對小晴的死亡承擔了一定的責任。

學員訓練受傷,培訓機構要賠償

小羅是一名游泳愛好者,暑假期間參加了某體育運動學校組織的游泳培訓班。小羅稱,培訓期間,因該培訓機構未盡到看護、監管和提供安全活動場所義務,導致自己在游泳培訓期間被游泳池底物品劃傷,造成右足底皮膚裂傷。事故發生后,小羅被家人送往醫院進行治療,花費醫療費758.34元。小羅起訴該體育運動學校,要求其賠償其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營養費、精神撫慰金、培訓費等。經渝中區人民法院調解,雙方就賠償項目及金額協商一致,由體育運動學校賠償原告共計2000元。

【法官說法】

九龍坡區法院法官巫松認為,課外培訓市場上,部分培訓機構培訓方式欠妥、培訓設施陳舊,缺乏必要的安全保護措施,且責任意識不強,帶來較大安全風險。因此,法官提醒公眾,審慎選擇培訓機構,規范簽訂書面合同,仔細研讀主要條款,及時主張自己的權利。增強證據意識,妥善保管相關資料,妥善保管書面合同及聊天記錄等材料,防止與培訓機構發生糾紛時,因證據不足而承擔敗訴風險。

經營不善停止營業,培訓機構被判退輔導費

王女士給孩子報名參加幼兒早教課程,并與培訓機構簽訂服務協議。輔導課程開始后,培訓機構因經營不善而停課停業。為此,王女士訴至法院,要求解除服務協議,并要求培訓機構按剩余課程比例退還輔導費8731元。

渝中區法院經審理認為,王女士與培訓機構簽訂了服務協議,并繳納了合同價款,培訓機構應按約提供教育服務,其停止營業屬于違約行為,該違約行為致使雙方簽訂服務協議合同目的不能實現,因此,原告要求解除與培訓機構簽訂的服務協議,于法有據,法院予以支持。合同解除后,約定的教育課程尚未完成,原告要求按照剩余課程的比例退還8731元輔導費用的請求,法院予以支持。

【法官說法】

九龍坡區法院法官許坤霖建議,公眾在選擇培訓機構時,要嚴格審查機構資質,仔細核實輔導機構營業執照、辦學許可證及注冊資本等信息,實地考察教學師資、場地設備、教學質量,明辨宣傳內容,審慎選擇教育培訓機構。

法官建議?審慎選擇教育培訓機構

對于培訓機構亂象,法官建議如下:

一是開展中小學生暑期培訓班專項治理,對培訓機構存在“無證辦學”、安全隱患等突出問題的,依法責令限期整改或者停止辦學,確保為中小學生提供優質安全的教育培訓環境。

二是加強教育培訓機構常態監管,建立健全教育、市場監管等多部門聯動機制,注重信息共享和聯合執法,形成監管合力,確保監管全程、無死角,切實規范校外教育培訓機構辦學行為。

三是建立健全校外教育培訓機構公示、通報制度,通過政府門戶網站、主流媒體等途徑,公示具有辦學資質、信譽度高的培訓機構,同時,對違法違規培訓機構予以通報,為中小學生及其家長慎重選擇培訓機構提供參考。

四是抓好普法宣傳教育,深入教育培訓機構、中小學校等地,多途徑開展普法宣傳,引導培訓機構自覺尊法守法、中小學生及其家長理性選報培訓班,切實防范參加暑期培訓可能引發的風險和問題,促進中小學生健康成長。(記者 劉洋 通訊員 鄢唯 吳文雙 黎詩意)

責任編輯:王曉萍

版權所有 張掖日報社 Copyright ? 2019

地址:甘肅省張掖市甘州區縣府南街109號 郵編:734000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聞熱線:0936-8860235?聯系電話:0936-8860239 舉報電話:0936-8860205

新聞信息許可證號:62120180027? 隴ICP備11000452號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甘公網安備 62070202000118號
棋牌app转让